將肢體語言融入手風琴演奏

轉載 張湘閩  2018-12-18 13:00:55  閱讀 521 次 評論 0 條

   手風琴演奏作為聽覺藝術的一種表現形式,越來越多地被大眾所接受和喜愛,而且對演奏者要求也越來越高。人們不單單追求一種聽覺上的滿足感,與此同時,還追求一種視覺上的美感。這種美感來自于演奏者對不同情緒、不同節奏和不同風格的音樂,把內在的音樂感受用不同的外在的肢體動作恰到好處地表現出來,讓欣賞者情不自禁地隨著你的音樂擺動和陶醉。

    任何一門藝術都有它不同的藝術表現形式。盡管世界著名的指揮大師卡拉揚有大將軍的指揮風范,但他那不動聲色地指揮有時也不能給觀眾一種滿足感。而他的弟子小澤征爾作為世界年輕的一代指揮家,他的指揮出神入化,真可謂青出于藍而又勝于藍。只見他時而像山洪爆發、時而像小橋流水,時而似電閃雷鳴、時而又似風和日麗;那種只能意會不可言語的妙趣,無不給人一種心靈的深深地震撼。作為手風琴演奏者,他(她)坐在臺上,對莫大的舞臺來說,都顯得非常之渺小。如果此時演奏者只追求內在的律動,而不能把觀眾的情緒調動起來,豈不就像一尊紋絲不動的菩薩一樣嗎?而對大部分觀眾來說,他們所追求的是視覺與聽覺上的同步滿足,他們希望通過演奏者的演奏,能聽懂或看懂演奏者所要表現的意境和表達的情感,達到視聽和諧的美感享受,以滿足他們的審美需要。因此,運用人體特殊的語言將琴體和人體合二為一,琴就成了人體的一部分了。用琴說話,用琴歌唱,用琴與觀眾交流,就像一個演員,用他的整個身心在投入表演一樣,那么,音樂中的悲歡離合、喜怒哀樂,就變成可視的音樂和活動的雕塑了。

    藝術是相通的。手風琴所表現的藝術魅力,真可謂無所不為、無所不能。筆者曾觀摩了許多屆中國國際手風琴藝術節,除了外國專家的高超技藝外,他們都十分了解本民族深邃的歷史文化底蘊,并準確地把握住民族音樂的風格,追求一種情感、意境、風格和動感的相互交融,通過肢體的動作和手風琴風箱的運用,用不同的琴體角度在舞臺上展示多姿多彩的雕塑美,他們的演奏靜中有動、動中求靜,盡情地表現他們豐富的內心感受和描述他們對音樂與生活的詮釋。如:新西蘭爵士樂手風琴演奏家格蘭特.尤基.馬丁先生,在95年的國際手風琴藝術節上,我們有幸觀看到了他的爵士手風琴獨奏音樂會的表演,他根據不同風格的樂曲,采用不同風格的肢體動作巧妙地運用于整場音樂會,一場音樂會下來,人們輕松愉快、情緒高漲、歡呼雀躍,帶給中國手風琴界耳目一新的感受,并為之而震撼。也許有人會說:爵士樂需要這樣的動感。其實不然。像我國著名的青年手風琴演奏家楊屹先生,他在演奏《琴鍵上的小貓》這首樂曲時,通過他繪聲繪色、琴、人合一地表演,把小貓咪那種機靈可愛、搖頭晃腦、大搖大擺地在琴鍵上活蹦亂跳的形象刻畫得栩栩如生、淋漓盡致;又如:他在演奏《仲夏夜》時,觀眾除了為他精湛的琴技喝彩外,如果沒有他那出色的面部表情和肢體動作上的配合表演,那么,人們不可能在欣賞這首樂曲的同時,感受到這來自軍營生活的藝術體驗和情感升華。這就是肢體語言在手風琴演奏中的審美作用。

    在中華民族的藝術瑰寶中,戲劇以其唱、念、做、打的綜合藝術表現形式,傳達著人物的思想感情和歷史文化。李遇秋老師創編的手風琴獨奏曲《京劇臉譜》,十分形象化地將各種人物的性格造型,一幕幕地再現在樂曲中。如果演奏者熟悉劇情及京劇內涵的話,那么,他(她)在演奏中,將會非常自然地模仿戲劇中的肢體動作、頭部晃動、面部表情的表演,這時,觀眾所欣賞到的不只是手風琴樂曲,他們的腦海里將會浮想聯翩,像是觀看了一場京劇臉譜的表演,留下更多的是無窮無盡的回味。這樣,觀眾的品味和審美情趣在演奏者出色的表演中潛移默化地得到了提高,而肢體語言在演奏中發揮了它應有的審美作用。

本文地址:http://www.tuexhb.tw/post/166.html
溫馨提示: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朝剛手風琴網對觀點贊同或支持。
版權聲明:本文為轉載文章,來源于 張湘閩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