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低音手風琴在中國

轉載 琴萌  2019-03-30 23:33:50  閱讀 288 次 評論 0 條

  引言       長期以來,傳統手風琴在中國手風琴專業發展中一直占主導地位,但由于傳統手風琴自身構造的缺陷使其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它不適合演奏復調作品和近現代作品,自由低音的出現使手風琴解決了這個問題。自由低音手風琴從1983年第一次在中國出現,至今已有20多年,自由低音手風琴在中國呈現出快速發展,蓬勃向上的態勢,大大促進了中國手風琴專業化的進程。本文回顧和總結自由低音手風琴在中國出現的兩個關鍵時刻和逐漸發展的歷程,從中不斷總結經驗,使今后我們中國手風琴專業的發展朝著更高水平不斷前進。 
   一般認為,手風琴是一種西方樂器,但追根尋源,他的始祖是中國的民族樂器――笙。1777年阿瑪迪神父把中國的笙傳入歐洲,促進了歐洲人把笙的活簧原理應用到風琴和其它樂器上。1821年,F?L?布施曼發明制造了用口吹的“奧拉”琴,后來又在琴上增加了手控風箱和琴鍵。1829年奧地利人達米安在維也納發明了伴奏用的和弦鍵鈕并申請了專利,正式命名為“手風琴”①。以后,各式各樣的手風琴相繼出現,如英國的六角手風琴、阿根廷的手風琴、德國的手搖式手風琴等。隨后的一百多年間,手風琴以其輕便、易攜帶的特點廣泛地流傳于世界各國。一些世界著名作曲大師曾在作品中使用過手風琴,例如:柴可夫斯基在他的《管弦樂組曲》OP.53、貝爾格在他的著名歌劇《沃采克》、普羅科菲耶夫在他的《紀念十月革命勝利20周年的康塔塔》OP.74、欣德米特在《七首器樂曲》、塞爾伯在為大提琴和手風琴而寫的《引子與快板》、保羅?德紹在歌劇《盧庫斯的審判》中都使用過手風琴。 
   大約在20世紀初,手風琴傳入我國。20年代至30年代,俄國人把手風琴的修理和制造技術帶入我國東北地區②。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后,一些為躲避戰爭的俄羅斯手風琴演奏家、教育家來到中國東北,他們大多為了生存,在異地他鄉傳授手風琴技藝;也有的是由于熱愛手風琴的職業習慣,為藝術作貢獻或進行職業性巡回表演。這樣,為我國第一代手風琴工作者的產生,造就了有利條件。 20世紀40年代,伴隨著中國革命的發展,當時在革命圣地延安到處都能聽到鼓舞士氣的革命歌聲。在當時艱苦的條件下,手風琴作為一種為數不多的和聲樂器,理所當然地承擔了伴奏的任務,鼓舞了根據地人民的斗志,支持了革命事業。解放后,在黨的領導下,中國社會發生了巨大變化,萬象更新,國家非常重視藝術教育,手風琴雖然只是音樂藝術中的一個小專業,但在全國范圍內大多數音樂學院、藝術學院、師范學院和綜合性大學的音樂系中都開設了手風琴專業。文藝團體、青少年宮、文化藝術館都設有手風琴演奏人員和教學人員,大大壯大了中國手風琴專業的隊伍③。“文化大革命”期間,許多西方樂器被趕下了舞臺,而手風琴由于它攜帶方便,聲音響亮,適應了當時“文藝為政治服務”的要求,在這個時期卻得到了蓬勃的發展,它經常肩負起獨奏、伴奏的任務,也頗受人民群眾的喜愛。改革開放后,大量為傳統手風琴所寫的優秀中國作品誕生了,關于傳統手風琴的專業論文也有一定量的發表,全國學習手風琴的人數大幅度增加使中國手風琴專業出現了一個繁榮的局面。但是由于傳統手風琴樂器本身構造的局限,面對眾多復調作品左手無法演奏出高低八度的效果,更不能演奏近現代音樂。如何使手風琴左手也能變成和右手一樣,具有幾個八度的排列結構,而且可以形成任意幾個音自由組合,一直成為長時期困擾著許多中國手風琴專業工作者的一大難題。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中國一些手風琴專業教育者曾在國外出版的手風琴專業雜志上看到過自由低音(Free Bass)這個詞,但自由低音手風琴究竟是什么樣的構造,是怎樣排列的卻一直沒能弄清楚。世界著名自由低音手風琴演奏家御喜美江的到來,使這一困擾著中國手風琴專業向科學化、正規化發展的難題迎刃而解。 
   
  一、185貝司自由低音手風琴在中國第一次出現 
   
  德籍日裔手風琴演奏家御喜美江是第一位用自由低音手風琴來華講學和演奏的手風琴專家。1983年,御喜美江跟隨當時任日本國家棒球隊教練的父親到中國訪問,在中國手風琴工作者的陪同下,參觀了天津樂器廠的手風琴生產情況,并在天津樂器廠用德國霍勒公司生產的185貝司自由低音手風琴演奏了近一個小時,當時在場的中國各地手風琴工作者聽到手風琴演奏出如此美妙的音樂為之震驚。 從那一時刻起,中國人第一次真正見到了自由低音結構的手風琴。 御喜美江的來華講學給中國手風琴的發展照亮了前進的方向。④ 
   御喜美江使用的手風琴是C系統185貝司自由低音手風琴。國際上大體把自由低音分為B系統和C系統兩種,這兩種系統在音的高低排列順序上正好相反。B系統的結構順序是底部是低音,頂部是高音。C系統的結構是頂部是低音,底部是高音。185貝司自由低音手風琴的左手自由低音部分是按C系統排列的,它是在原有傳統手風琴左手六排低音的前面,又增加了三排自由低音,音域將近五個八度,這使得手風琴演奏復調和近現代音樂成為可能。 早在六七十年代這種手風琴就被世界許多手風琴演奏家廣泛使用。接下來的一年中,天津樂器廠的技術人員根據御喜美江使用的德國生產的霍勒185自由低音手風琴試制出我國第一臺“鸚鵡牌”自由低音手風琴。隨后,中國一批優秀的青年演奏家開始使用國產185自由低音手風琴練習。1984年11月,天津音樂學院再次聘請御喜美江到天津講學吸引了當時全國各地二百多位手風琴工作者云集天津。其間,天津音樂學院的學生們用剛剛研制出的國產185貝司自由低音手風琴跟隨御喜美江學習了自由低音結構琴的演奏技巧。 
   80年代,185自由低音手風琴的產生相對于傳統手風琴是一個質的飛躍,但它比起當時國際已經流行的雙系統自由低音手風琴還是有一定的差距,其缺陷在于自由低音部分在靠近風箱的位置,演奏者必須手伸進很多才能演奏,對于胳膊短的人來說,演奏這種琴十分吃力,另外這種琴的前三排自由貝司和后六排傳統貝司之間的間隔比較大,有的現代作品要求演奏者同時在自由低音和傳統低音兩種系統上演奏,185自由低音不能勝任這類作品。但無論怎樣,天津樂器廠在發展中國自由低音手風琴制造方面邁出了十分重要的第一步。 
   
  二、雙系統自由低音手風琴在中國的第一次出現 
   
   1991年9月,應北京手風琴學會會長姜杰的邀請,俄羅斯手風琴演奏家尤里?希什金來到中國,在北京音樂廳舉行了一場音樂會。他是德國克林根塔爾、意大利卡斯特菲達爾多等重大國際手風琴比賽的金獎獲得者。他那精湛的技藝、深刻的藝術表現使到場的中國手風琴界的專家、同行贊嘆不已。令中國手風琴同行疑惑不解的是:同樣是手風琴,為什么希什金的手風琴演奏出的效果和我國演奏者演奏的不同呢?音樂會后,希什金給中國同行進行了一次講座,使中國手風琴同行第一次見到了雙系統自由低音手風琴,長時間存在于中國手風琴同行心上的疑團立刻化解了。希什金系統地介紹了當今國際手風琴界流行的B系統和C系統兩種雙系統自由低音構造和區別,高檔國際名牌手風琴的品牌和價位,國外擁有手風琴專業的著名院校和著名手風琴團體等。他把當時世界各國自由低音手風琴發展的狀況較為詳細地介紹給大家,臨別之際,他把所帶自由低音手風琴曲譜和資料贈送給了中國手風琴同行。曲譜的豐富進一步加速了中國自由低音手風琴的快速發展。所謂雙系統自由低音就是在保持傳統手風琴120個低音鍵鈕的基礎上,通過一個轉換裝置,可輕易地把傳統手風琴的四排和弦鍵鈕轉換為按半音階排列的自由低音,其音域可達五個八度。這樣既縮小了琴體,也減輕了重量,更重要的是它使手風琴的左手得到“解放”,使其能方便地演奏傳統和聲、近現代和聲和復調音樂。手風琴發展到今天,可以說它是一件比較完善的樂器了。 
  希什金的到來,使中國手風琴發展的歷史上掀開了更新的一頁。至此,中國手風琴同仁看到了世界上流行的最先進的手風琴構造――雙系統自由低音結構,進一步加深了對自由低音這一概念的認識和理解,自由低音的曲目源源不斷地進入中國,自由低音的學習者和演奏家也逐漸增多起來,這成為中國自由低音發展史上又一個里程碑。 
   
  三、自由低音手風琴在中國的快速發展 
   
   1.中國青年手風琴演奏家開始學習使用自由低音手風琴并取得優異成績。 
   隨著御喜美江來華講學以及天津樂器廠研制出 “鸚鵡牌”185貝司自由低音手風琴后不久,中國選手使用中國自己研制的“鸚鵡牌”185自由低音手風琴參加了國際手風琴大賽并獲得了很好的成績。例如:1987年我國手風琴演奏家張國平先生在民主德國克林根塔爾舉行的國際手風琴比賽中,使用該琴獲得第六名。1988年8月,四川音樂學院手風琴專業副教授陳軍用自由低音手風琴參加在美國紐約舉行的國際手風琴比賽,獲得了“杰出演奏家”的榮譽證書并獲第四名⑤。自由低音手風琴開始在中國生根、開花、結果。逐漸地,越來越多的手風琴愛好者加入到自由低音手風琴的學習行列中來。1987年,在四川成都舉辦的全國首屆手風琴專業比賽中,天津音樂學院、四川音樂學院、沈陽音樂學院都有選手使用自由低音手風琴參賽,并獲一、二等獎。在隨后舉辦的1992年天津“鸚鵡杯”全國青少年手風琴比賽、1994年北京“百樂杯”全國手風琴比賽、1998年四川成都“美視杯”全國手風琴比賽中都有選手使用自由低音手風琴并獲得好成績。特別是最高級別組――成人組的第一名都使用的是自由低音手風琴。 
   2.國際手風琴藝術節的舉辦進一步加深了中國手風琴專業工作者和愛好者對自由低音手風琴的認識和了解。 
   1993年8月新疆舉辦了“金雪蓮”中國新疆國際手風琴藝術節,緊接其后,北京又開辦了第一屆中國北京國際手風琴藝術節,這兩次活動邀請當今世界最著名的自由低音手風琴演奏大師里普斯、莫澤爾、謝苗諾夫等來華。此后,北京國際手風琴藝術節從1993年開始每年開辦一次,邀請世界著名自由低音手風琴演奏家數位。迄今已經舉辦了十屆,它不斷地擴大中國手風琴專業在世界的知名度,同時也促進了自由低音手風琴在中國的傳播。從1998年起,中國北京國際手風琴藝術節增加了國際比賽的內容,邀請國外選手來華比賽交流,這使我國手風琴選手有機會和世界其它各國選手一起切磋、交流,也給我國青少年手風琴學習者提供了施展才華的空間。 
  3.大師班的開設,使中國自由低音手風琴的研究、教學、表演更趨向于專業化,進一步加速了中國自由低音手風琴專業的逐漸成熟。 
  2000年8月,天津音樂學院舉辦了首屆國際手風琴大師班,邀請世界自由低音手風琴家里普斯、莫澤爾、馬克思?鮑尼、曹曉青、埃達爾等來津講學、舉辦音樂會,來自全國各地數百名手風琴專家和愛好者云集天津,這成為中國手風琴界的又一大盛會。 活動中,中國手風琴同行除了可以再一次聆聽世界自由低音手風琴界最頂級的手風琴家的演奏,還可以聽到世界著名教育家介紹當前世界手風琴專業發展的狀況和趨勢,面對面跟隨專家上課。中國手風琴同行普遍認為這項活動是我國手風琴界各項活動中收獲最大、反響最強烈、最為成功的學術交流活動,對我國整個手風琴專業,特別是對于推廣和傳播自由低音手風琴,加速自由低音手風琴在中國的建設和發展有著極其深遠的意義。 
   4.“請進來,派出去”的想法逐漸從頭腦中落實到行動上。大批國外著名手風琴教育家、演奏家被請進中國在各地巡回講學、演出,極大地促進了中國自由低音手風琴的發展。 
   1992年,天津音樂學院曹曉青作為我國手風琴專業第一個公派留學人員前往德國漢諾威音樂戲劇學院跟隨世界著名手風琴演奏家、教育家莫澤爾教授學習自由低音手風琴,開創了我國手風琴專業出國留學的先河。曹曉青1996年考取“音樂大師文憑”(碩士),同年考入“獨奏家大師班”(博士)學習。他在1997年6月德國巴登?巴登舉行的“德國第七屆手風琴大獎賽”中以精湛的技藝和杰出的音樂表現力榮獲第一名,同年10月在意大利“第22屆卡斯特爾菲達爾多國際手風琴獨奏家比賽” 中,再次技壓群雄獲得第一名,為祖國贏得了榮譽。歐洲輿論界稱贊:“曹曉青的演奏具有獨特的藝術魅力,結束了多年來歐洲選手壟斷這一比賽的局面,同時也進一步證明中國人在手風琴這件樂器上所具有的才華和潛力。”曹曉青在德國求學時期努力把世界上最先進的自由低音手風琴曲譜、CD、錄像和最新的消息源源不斷地傳到中國,成為中國手風琴界向世界手風琴界學習與交流的重要紐帶和橋梁之一。2004年,已經獲得博士學位的曹曉青學成歸國,出任中央音樂學院手風琴教授,在中國最高音樂學府創建自由低音手風琴專業,此舉促進中國手風琴事業向著更加專業化快速發展。自從曹曉青留學國外之后,大批手風琴的專業學習者陸續前往自由低音手風琴強國去進一步深造。現在,德國、俄羅斯、烏克蘭、意大利、英國等國均有中國手風琴專業的留學生,他們回國后帶來了大量世界最新的自由低音手風琴發展的信息和資料,加速了自由低音手風琴在中國的傳播速度。 
  隨著中國手風琴青年學者逐漸走出國門前往世界自由低音手風琴強國學習,一些優秀的中國年輕自由低音手風琴家開始在世界重大比賽中嶄露頭角。例如:四川音樂學院青年手風琴演奏家夏罡在俄羅斯圣彼得堡音樂學院學習多年,師從世界著名自由低音手風琴大師夏洛夫,他曾于1999年獲圣彼得堡“波羅的海”國際手風琴比賽成人組第1名,并在2002年丹麥舉行的世界手風琴錦標賽中獲成人組第4名。留學烏克蘭基輔音樂學院的程峰于2003年在德國克林根塔爾國際手風琴比賽中獲青年組第2名,隨后在2004年第12屆西班牙阿拉薩特國際手風琴比賽成人組中獲第3名。中央音樂學院本科生戴鈺和附中學生許笑男在2004年第29屆意大利卡斯費達爾多國際手風琴比賽中,分獲青年組和少年組第一名。中央音樂學院附中學生王寒之在2005年德國克林根塔爾國際手風琴比賽中獲得少年組第2名。中國青年自由低音手風琴家在世界重大手風琴比賽中取得的優異成績,使外國手風琴強國對中國自由低音手風琴的發展刮目相看,提升了中國手風琴專業在世界手風琴家族的地位。 
   國際比賽、藝術節、大師班在中國的舉辦,出國留學人員帶回的國際手風琴先進理念,使自由低音手風琴的先進性逐漸被中國手風琴同仁所認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全國各地學習自由低音手風琴的人員逐漸增加,通過相互學習和交流,學習自由低音手風琴的人數必然會逐年增加,演奏的水平也會進一步得到提高。據不完全統計:北京、上海、天津、內蒙古、遼寧、黑龍江、吉林、四川、陜西、江西、江蘇、福建、廣西、山東、湖南、寧夏、河北、湖北、河南、廣東等二十多個省市區都有自由低音手風琴的學習者,中央音樂學院、中國音樂學院、上海音樂學院、天津音樂學院、四川音樂學院、西安音樂學院、沈陽音樂學院、武漢音樂學院、解放軍藝術學院等專業院校都已經開設了自由低音手風琴的專業教學。自由低音手風琴在中國作為一種新生事物已經開始蓬勃發展起來。自由低音手風琴在中國的發展前景充滿著希望和活力。 
   自由低音手風琴在世界發展已經有五十多年的歷史。從御喜美江1983年第一次訪華,中國人第一次見到自由低音手風琴到今天不過短短20多年的時間;從1991年中國人第一次見到雙系統自由低音手風琴僅僅十多年的光景。20多年來,在中國全體手風琴同仁的共同努力下,取得了令世界贊嘆的成績。世界著名手風琴大師里普斯說:“1993年我曾到過中國,那是在新疆烏魯木齊舉辦的國際手風琴藝術節期間,聽了中國選手的音樂會,也給一些學生上了課,那時中國還沒有人演奏鍵鈕(巴揚)自由低音手風琴。那時學生拉琴錯音很多,趣味、風格也不對。七年后,我再次聆聽中國選手的演奏,感到十分驚訝。天津音樂學院的學生使用的全部是自由低音手風琴,演奏的曲目涵蓋了從巴洛克到近現代音樂,從俄羅斯到歐洲以及中國的手風琴作品,每個人的演奏都非常規范、完美,具有國際水準。我去過很多國家,了解很多國家手風琴專業的發展狀況,迄今為止,還沒發現其它任何國家像你們發展得這樣快。這么短的時間內,取得的成果如此顯著,我相信,如果你們按照這個正確的方向發展下去,用三到五年的時間,中國一定能在世界手風琴學術活動、比賽中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參考文獻 
  ①《中國大百科全書?音樂舞蹈卷》手風琴詞條,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89年4月第一版,第596頁。 
  ②潘鴻勝著《亟待開發國產鍵鈕式手風琴》,《樂器》1995年2期,第31頁。 
  ③吳守智著《中國手風琴探索與思考》四川文藝出版社1997年4月第1版,第24頁。 
  ④王樹生著《手風琴教學與演奏》南開大學出版社1999年1月第1版,第5頁。 
  ⑤陳軍《音樂探索》1988年4期 

本文地址:http://www.tuexhb.tw/post/304.html
溫馨提示: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朝剛手風琴網對觀點贊同或支持。
版權聲明:本文為轉載文章,來源于 琴萌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