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聲在藍天上飛翔》——記任士榮琴聲中跳動的“三化”主旋

原創 王忠新 王文學  2019-04-02 13:30:07  閱讀 406 次 評論 0 條

琴聲在藍天上飛翔

記任士榮琴聲中跳動的“三化”主旋

 

有這樣一首歌曲叫《我愛祖國的藍天》,60多年一直在將士和百姓的心中飛揚,一直在歲月中百唱不厭。這首由閻肅作詞、羊鳴譜曲的圓舞曲軍歌,特別適合手風琴演奏,首次被空政歌舞團搬上舞臺,就是任士榮拉的手風琴,還是任士榮給樂曲演奏加的前奏,這首飛揚在藍天的軍歌,自然飛翔著任士榮的琴聲。今年84歲的任士榮,是原空政歌舞團國家一級演奏員,被國際手風琴聯盟授予“終身成就獎”,被譽為“中國手風琴泰斗”。他離休后熱心公益,特別是12年如一日為盲人學手風琴辦班,被評為全軍優秀離退休干部,躋身“十大北京榜樣”,登上“中國好人榜”。聽聽他的故事,或許,能對樂壇有所凈化,能讓人心得到啟迪。

一、陰差陽錯的手風琴人生

人生的魅力,就在于偶然性,任士榮的手風琴人生,也是如此。

1.與手風琴結緣。任士榮1949年參加部隊文藝工作,那年他剛14歲,考話劇團時,讓他表演哭,可他哭的跟傻笑差不多,自然名落孫山了。可就像馮大中當年考美術學院落榜,但他卻成為畫壇的“虎王”一樣。有緣無緣皆在隨意,但那時叫“一切聽從黨安排”,任士榮考話劇團被拒之門外,組織就安排他隨老音樂家朱鳳平學習手風琴和音樂理論,也算“失之桑榆,收之東隅”。

手風琴是既能夠獨奏,又能參加重奏、合奏的鍵盤樂器,既能演奏單聲部,還可演奏多聲部,正因手風琴如鋼琴一樣演奏豐富的和聲,音色變化豐富,聲音宏大,許多樂器無法比擬,一架手風琴就是一個小型樂隊。任士榮一踏入手風琴的天地,越學越覺得奧妙無窮,這手風琴就如巨大的磁場,將他深深地吸引。

就這么醉心的一拉,任士榮將手風琴拉響了70多年,他成了當今世界拉手風琴時間最長的人,他成了手風琴演奏家年齡最大的人,他創造了手風琴人生的記錄,也創造了手風琴的世界紀錄。而且,他還能在舞臺表演手風琴,他將繼續去改寫一個手風琴的世界紀錄。

2.“首席樂手”的風采。“文革”之前,中南海經常舉行中央首長聯誼會,在空政歌舞團派出的精干樂隊中,任士榮則是首席樂手。以致現在一提到這段往事,任士榮都很激動:能為毛主席演奏自己的手風琴,還擔任“首席樂手”,這是組織對自己的全面認可,也令他感到非常自豪。

不僅如此,任士榮還是“國際烏蘭牧騎”的首席樂手。1965年他擔任赴法國藝術節演出隊領隊手風琴獨奏、伴奏,在和數十個國家藝術團同臺演出任士榮中獲得了最好成績。法國"費加洛"、"馬賽人"等報刊發表了題為《中國手風琴家演奏的中國樂曲和法國樂曲令人驚訝》、《中國人以熱情征服了馬賽人》等文章。回國后受到了周恩來總理、陳毅副總理的親切接見和宴請,全國各大報紙均以《國際烏蘭牧騎在法國》為題進行報導。

3.引領手風琴獨立登臺。1963年他參與組織了中國第一個手風琴學術組織"中國音協北京手風琴專業組",并被選為組長并組織參加了中國第一個手風琴專業音樂會的演出,經中央電視臺,中央廣播電臺向國內外進行了轉播。屈原讓中國的詩歌獨立登上了民族文學的大舞臺,這個手風琴專業音樂會雖然不能與之相提并論,但它這場手風琴專業音樂會的演出,卻讓中國的手風琴獨立登上了中國音樂的大舞臺。

二、琴聲中跳動著“三化”的主旋

1962年在芬蘭赫爾辛基第八屆世界青年聯歡節,他參加演出的節目共獲得四枚金質、一枚銀質獎章,就在那次歸國接見,周總理提出了西洋樂器要“民族化、革命化、大眾化”的要求,結合學習《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的精神,這“三化”就成了任士榮琴聲的主旋。

民族化:編寫300來首手風琴曲。1777年中國器樂“笙傳入歐洲,歐洲開始出現一些手風琴的前身樂器。1821年口吹的奧拉琴問世,1822年在琴上增加了手控風箱和鍵鈕,后來,一位奧地利人西里勒斯·德米安,成功地改良創制了世界上第一架被定名為accordion的手風琴,手風琴是全世界最為廣泛普及的樂器之一。

無論那種文學藝術,誠如習總書記所強調,“首先要搞清楚為誰創作、為誰立言的問題,這是一個根本問題。”而如何讓這個西洋樂器民族化,首當其沖就應打破西洋樂曲的一統天下,首當其沖就應讓演奏曲目民族化。為此,任士榮在70多年里,從《黃河大合唱》、《梁祝》、《鐵道游擊隊》等,改編了近300首手風琴曲。就在奧運前夕,他把歌曲《微笑北京》加了合唱聲部,并編出手風琴伴奏和獨奏曲。

革命化:堅持以“紅色”為基調。一提“革命化”,似乎這很遙遠,也很“古董”,可任士榮認為音樂要革命化,首先音樂人要革命化。1950年至1953年初,任士榮多次赴朝鮮戰場進行戰地演出,在飛機正在俯沖轟炸的危急情況下,仍堅持為志愿軍和朝鮮人民軍演奏手風琴,回國后受到嘉獎。1957年赴緬甸公演,回國后被授予"建設社會主義積極分子稱號……。堅持做“革命化”的手風琴手,任正榮一直堅持到84歲,他還在堅持!

作為手風琴曲的革命化,任士榮則堅持以“紅色”為基調,他改變的手風琴曲,基本以軍歌為主,以革命歌曲為主,他最拿手的手風琴演奏曲就是《軍歌聯奏》。聽他演奏改編的“紅色”手風琴曲,你能聽到黃河澎湃的濤聲,你能感受高原鼓蕩的雄風,你能看到千檣揚帆的震撼,你能迸發著一個偉大民族不可遏制的激情。

結合習總書記最近在人代會上的講話:“共和國是紅色的,不能淡化這個顏色。”“不能被輕歌曼舞所誤,不能‘隔江猶唱后庭花’。”任正榮感慨萬千:真說到點上了,真說到心上了,說的真解渴!在我的有生之年,要將“革命化”的手風琴曲拉得更響,還要讓更多的人拉響“革命化”的手風琴曲!而任士榮不就屬于這“紅色”的底色嗎?

大眾化:就是為官兵為人民演奏。或許,作為一個老藝術家的本色,在為什么人的問題上,任士榮堅持的立場,就是為官兵演出,為人民演奏。一方面要讓改編的手風琴曲,不僅讓官兵和百姓喜聞樂見,能聽懂,能傳唱,能產生正能量;一方面要深入實踐,為官兵為人民演奏。在軍旅生涯,他到哨所演奏,觀眾就是一個兵,他也傾心傾情的演奏。退休后,任士榮免費在電視臺教手風琴,在社區教手風琴,在盲人圖書館教盲人手風琴……。“人心是最大的政治,共識是奮進的動力”,任正榮的琴聲初心不改,在贏得人心,贏得共識上,正彈響動人的樂章!

國際化:被國際手風琴聯盟授予“終身成就獎”。越是個性,越有共性;越是民族的,越是國際的。按“三化”改編出的中國手風琴曲,讓中國的手風琴曲彈響“三化”,任士榮走上了演奏藝術的巔峰,1992年他榮獲了國務院頒發的"為我國文藝事業做出突出貢獻"榮譽證書和政府特殊津貼。2016年12月2日晚,臘月的北京寒風刺骨,中央民族樂團音樂廳內卻溫馨暖人,“2015北京榜樣”--新中國手風琴事業泰斗任士榮老先生在這里奏響了個人專場音樂會。任士榮手風琴曲“三化”的表現風格,也贏得了世界。1995年在國際手風琴藝術節上舉辦了《任士榮中國手風琴作品音樂會》,獲得《手風琴演奏元老杯》榮譽獎。2011年,他被國際手風琴聯盟(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下屬組織)授予“終身成就獎”!

 

就在演奏手風琴中,任士榮走向了退休。人退休了,可任正榮絕不甘于手風琴退休。他說:自己出身貧苦,一切都是黨和部隊培養的,這個演奏手風琴為人民服務的技能,理所當然地要繼續回報社會。

1.他為手風琴的教學春蠶吐絲。手風琴音高固定,易學易懂,體積小,攜帶方便,很適合不同年齡的演奏者自娛自樂,也可以很方便地攜帶到學校、劇場參加演出。為了使手風琴在“中國化”中“大眾化”,任士榮總結自己的演奏創作經驗中,為手風琴的教學在春蠶吐絲。

1988年他在中央電視臺擔任《手風琴知識講座》主講,并獲得了"全國優秀電視講座節目"獎。1991年他被授予"全國自學成材優秀人物"稱號。1993年在國際手風琴藝術節上發表了題為《為建立中國手風琴學派而奮斗》的學術論文而獲得榮譽證書。1999~2000年初在北京為唱片公司錄制了《手風琴基礎教程》、《手風琴考級重點曲目輔導》、V.C.D教學片八盤。出版的著作有《手風琴電視教程》、《手風琴課堂教程》、《任士榮手風琴演奏教學曲集》、《任士榮老師與總政文工團的演員合作手風琴考級曲目名家指導》等。

從退休就開始,他免費在社區辦手風琴學習班,吸引來學手風琴的,可謂“五湖四海”,他還在萬壽路社區組建了一個老年手風琴隊。為我國手風琴藝術事業的“大眾化”,他不懈地進行演出、編曲、教學、講座、鑒定等藝術實踐活動,可謂“生命不息,奮斗不止”。

2.公益為盲人學琴辦班12年風雨無阻。不說人生的魅力在于偶然嗎?那任正榮如何結緣于為盲人辦班學琴?

邂逅盲人陳國月于公園拉琴。香港回歸那天,任士榮到八大處游園,看到一位40多歲的盲人靠拉手風琴謀生,任士榮想幫他提高拉琴水平以增加收入,便說:你的演奏很多琴音沒拉準。盲人聞聽不悅:那你拉一下!任正榮的演奏自然一曲動情多。當得知任士榮就是他斷續跟電視教學手風琴的任老師,盲人陳國月激動不已。當有緣再見時,任士榮說:我在萬壽路社區組建一個老年手風琴隊,開展義務教學,歡迎你和其他盲人來學琴。后隨學琴的盲人越來越多,任士榮又在盲人圖書館專門辦了個手風琴班,有的人拄著盲杖從通州趕到海淀,有人一天能練8到10個小時,學習熱情如火。而他的工作量就增加一倍,每周給社區手風琴班進行一上午教學,再到盲人圖書館進行一下午的教學,一位70多歲的老藝術家,12年風雨無阻的走到84歲。

傾心教盲人學琴獨辟蹊徑。來找任士榮學琴的不僅人盲,多是樂盲。盲人學手風琴,一是難在沒法看樂譜;二是不好找節奏。任士榮就將五線譜譯成簡譜,把曲子一遍遍彈給盲人聽,等他們記熟了,再拉著盲人的手一個音符、一個琴鍵地教。任士榮還獨創了“觸摸教學法”、“個別和集體結合法”。盲人找不好節奏,任士榮就蹲地下,扶著他們的腳,一下一下幫助打節拍。教會一首簡單的曲子,有的學員得耐心地花一兩個月時間。

最大的挑戰則是戰勝自己。教盲人學琴有挑戰,最大的挑戰則是戰勝自己,誠如老子所言:勝己者強。作為一位邁向90歲的老人,這樣奔波于公益教琴,身體得克服多少困難?現在任士榮的腿膝關節滑膜炎很重,就是走幾步路,都得被人攙扶,可他還是樂觀的教琴,還激情滿懷的被攙扶著登臺拉琴。他的夫人黃老師小腦萎縮,講話都不利索,還被車撞了,小腿骨折就休養一年。任老師公益教琴,自然不能傾力關照夫人。由于兩位老人居家都需要特別的照顧,保姆不得不將老家的丈夫也喊來相助。一家變成“兩家”居住,還常有來學琴的,任士榮的居家顯得那么局促。盡管來自自身的挑戰很多,可正如有位導師所評價,人有三種勞動態度:一種被迫為人勞動是奴隸;一種為活命是謀生;一種則是幸福和快樂的自愿為廣大人服務,這就是共產主義勞動態度。任士榮在幸福和快樂的教琴,任士榮在教琴中贏得幸福和快樂!

 “我想摸摸任老師的臉”。盲人群體幾乎等同弱勢群體,家境大多不好。有的盲人學員三次掉進坑里,有的遭遇過車禍,有的一生孤苦無依,有的痛不欲生。學琴讓他們很有寄托,活得有滋有味,任士榮更將他們當親人善待。黎小妹獨身一人,50多歲開始學琴,還經常發脾氣,任老師毫不計較。她生病了沒來上課,任老師帶幾位盲人學員登門看望,并留下一點撫慰金。黎小妹在學琴的班上,找到了家的溫暖,她感動的對任老師說:我眼睛看不見任老師長得啥樣,但讓我用手摸摸任老師的臉。還有一位盲人學員李立憲為任老師寫了一首歌詞,任老師則將其改編譜曲定名叫每當我拉起歡樂的手風琴》,這也成了學琴班的班歌。

 “我是任士榮老師的學生”。盲人陳國月還在公園拉琴,但他的面前多了一個自制的牌子,上面寫道:“我是任士榮老師的學生”!這絕非是沽名釣譽,這也是未忘師恩。當任士榮得知陳國月琴聲悅耳帶來收入遞增,開玩笑的說:那可以讓人把牌子上的幾個字再寫大點。而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特別讓弱勢群體的收入大幅增長,這應該是一個文明社會的出發點和歸宿點,也是共產黨的初心!

盲人手風琴樂隊頻頻閃亮登場。2013年,在“鸚鵡杯”北京手風琴大賽上,出現了一隊一半是盲人的選手,最終榮獲了大賽業余組金獎。盲人陳國月、黎小妹還登上了北京電視臺、安徽電視臺以及中央電視臺。2017年8月“佳音音樂節”亮相北京金茂威斯汀大飯店宴會大廳,可謂藝術大咖云集,首屈一指的三弦演奏家、中國音樂學院國樂系教授趙承偉,中國當代作曲家方崠清攜大型三重協奏曲—《俠》的黑膠版本新作,中國十大大提琴演奏家娜木拉女士,廣陵派古琴第十二代傳人劉揚,著名旅法長笛演奏家謝佳妮女士是法國ROGER BOURDIN國際長笛比賽和歐洲PIACARDIE 國際長笛比賽雙項大獎獲得者等,可謂群星燦爛。就在這個音樂節上,任世榮和他的盲人琴手閃亮登場。

就在這琴聲飛揚中,任士榮被評選為由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首都文明辦等主辦的2015年度《十大“北京榜樣”》。全世界任何偉大的復興,其前奏都是文藝復興,新時代的文學藝術要唱響主旋律,任士榮的琴聲不該讓時代思索點什么?

(本文轉載自人民網強國論壇,文中配圖之二,之三為采訪者提供,其余為筆者拍攝。作者:王忠新 王文學)

任士榮老師手風琴音樂欣賞:http://www.klmtyd.com/include/search.php?ac=play&key=%C8%CE%CA%BF%C8%D9

本文地址:http://www.tuexhb.tw/post/307.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琴萌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