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風琴民族化”的踐行者——訪李建林教授

轉載 金杯樂器   2019-04-29 22:32:18  閱讀 351 次 評論 0 條

   李建林,河北師范大學音樂學院教授,1957年12月1日出生,漢族,現任河北省音樂家協會副主席、河北省電子琴協會會長、曾任河北師范大學音樂學院院長,碩士生導師,是我國著名的手風琴教育家和演奏家。1986年12月、1987年2月兩次在北京音樂廳舉辦手風琴獨奏音樂會。河北音像出版社出版發行了其演奏專輯《琴之魂》。多次獲得國家級、省級優秀手風琴指導教師的稱號,所教學生多次獲得國際、國內手風琴比賽一、二、三等獎。
       李建林教授是一位出色的手風琴演奏家、作曲家、教育家,更是一位為中國手風琴事業發展做出不懈努力的推廣者。他創作了大量具有民間音調和戲曲因素的作品,他的作品色彩鮮明,創作手法多樣,具有濃郁的民族色彩,同時又蘊含著深厚的民族精神。 

       燕趙音樂網:李教授您好,非常感謝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們燕趙音樂網的采訪。首先我們就來聊聊您一生的朋友吧——手風琴。我們都知道這件樂器是舶來品,是從西方引進到咱們國內的,在您年輕的時候手風琴在中國還處于啟蒙階段,您當初是怎樣的機會接觸到這種樂器的呢?
       李建林:首先也感謝你們對我的采訪。其實我最早接觸的樂器是笛子,因為很便宜,當時兩毛錢就能買一支,后來還學習二胡。上了大學之后主要是學習鋼琴,因為是必修課,小提琴和二胡作為選修的科目。
       手風琴是我上大學中后期的時候開始接觸學習的,在那之前只是見過一次,我記得是很小的一個手風琴。當時的大學講究開門辦學,每學期組織一次為期一個月的實踐活動,叫做工農兵再教育,讓學生們去學工、學農、學軍。但是經常遇到一個問題是我們所學的鋼琴沒法帶下去,在學校學會了很多曲子、技法,下去一個月回來就又生疏甚至淡忘了。有一個老師就說,手風琴也是鍵盤樂器,還便于攜帶,不如學學這個,可以保持學習的連貫性。當時我是跟同學學習的,好幾個同學上學之前就彈的挺好的了,學校師資并不完善,沒有手風琴的專項老師,我就跟同學請教,自己回去苦練,那個年代的學習氛圍是相當好的,大家對于知識的渴望非常強烈,我也是,有的時候練琴一天能達到17個小時。就是這樣,我開始真正接觸學習并喜歡這件樂器。
       我需要補充一點的是,手風琴其實不能完全被稱作舶來品,它是借鑒了我們的民族樂器——笙的原理演變而來的,在國外發展的比較成熟了繼而傳入國內。 
       燕趙音樂網:手風琴是如何變成您一生的事業的呢?在這其中一定還許多不為人知的精彩的故事吧,能不能簡要地跟大家講一講?
 
       李建林:也不能稱之為故事,但確實有一些挺曲折的過程。首先就是在大學行將畢業的時候,學校讓我留校任教,那時候是要服從分配的嘛。但在那之前的半年,也就是我學了一年手風琴的時候,我曾經到過邯鄲的歌舞團請教老師提升自己的琴技,他們說我可以畢業以后去他們那里工作,我自身也非常向往演出單位,向往舞臺。所以跟學校做了很多“斗爭”,又哭又鬧的,因為當時年齡還小。后來一個教我手風琴的同學頂替了我的名額,這是大學的一個小故事。
       然后,回歌舞團的過程也不順利,經過了很多曲折最后就不得不回到了我們縣里的一中教學,當時縣里有個知青宣傳隊,是文化館管的,經常上山下鄉的演出,我去輔導他們,做了領隊,后來就自然的調到了縣文化館,終于屬于文化口了。最后才又調回到了市歌舞團,兜兜轉轉愿望終于實現了!
       最后就是在市歌舞團的三年里,大大小小的演出、活動,舞臺經驗的積累,沒事兒就在團里單獨給我開辟的琴房苦練。這三年成為我真正把手風琴水平提升到一定高度的關鍵的三年,自身也感覺越來越離不開這個東西。1980年歌舞團解散之后,我輾轉來到了師范大學,一猛子扎到了現在。其實能把手風琴作為我終生事業的過程都是潛移默化的,我也會別的樂器,也會唱戲,但只有手風琴帶給我了成績,帶給我了巨大的愉悅感,就在那些年的坎坎坷坷中,我知道這個東西可能真的像你問的那樣,會成為我一生的朋友!

     燕趙音樂網:謝謝您跟我們分享了這么多背后的故事。那在您的音樂道路上,誰的影響對您最大呢?
       李建林:其實有很多人在我的音樂道路上給予了我莫大的幫助,如果說影響最大的,我想說的有三個人。
       第一個就是我大學期間的音樂專業的負責人王書文老師。是他指引我開始真正學習手風琴,給我指明了這條道路,因為鋼琴和小提琴都是比較難學的,我又不是童子功,也不是專業世家,很難出來。
       第二個應該是解放軍藝術學院的閃源昌教授,他是全國著名的手風琴教育家。教過我的次數不是很多,但是讓我的琴技有了質的飛躍。
       第三個是天津音樂學院的王域平教授,天音是我們國家手風琴人才的搖籃,我們上大學的時候到天津學工學農學軍的時候,王書文老師帶著我拜見了域平老師,他們是同學。到我輾轉到河北師范大學之后我還是時常去天津跟王老師學習深造,提高琴技。
       這三位老師第一位是指路人,第二位是點撥人,讓我開竅,第三位是讓我的技藝日漸精進的人。另外我在北京開個人手風琴獨奏會的組織者就是閃源昌老師,非常感謝他。
      
燕趙音樂網:說到在北京音樂廳舉辦個人手風琴獨奏會,您一定有不少美好的回憶吧,應該說這兩場音樂會讓您的事業達到了一個巔峰,在這其中您最大的收獲是什么呢?對您日后的藝術生涯又產生了什么樣的影響?
       李建林:北京音樂廳無疑是所有音樂人夢寐以求的殿堂,在當時來講,它是最大,最漂亮,最權威的音樂廳。我把我在那里的獨奏會當作是對之前積累的所有音樂財富的一個總結。因為在那之前的幾年,我開始對創作有了極高的興趣和熱情,創作或改編了三四十首作品。當時中國音協的副主席時樂濛在聽完我的音樂會之后評價說:李建林在洋為中用,手風琴民族化的歷程中向前邁了一大步。我非常高興,同時在舞臺表演方面經驗也更多了。

       燕趙音樂網:說到這里就不得不提您的音樂創作風格了,大家都知道您非常善于把民族化的元素融合到作品中,手風琴民族化也是您一直以來提倡和堅持的路線。能不能給我們簡單介紹下您這種風格形成的原因及要素呢? 
       李建林:我本身就是農村出來的孩子,生活環境,意識形態等等所有的元素決定了我的音樂觀。而且我堅持一點,就是我們常說的“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我們所聽到的西洋音樂也是人家的民族音樂,我們與其花畢生的精力去學習他們倒不如踏踏實實地發揚我們。
       我們中華民族有深厚的民族音樂積淀,可供開發的資源是無限的,所以在弘揚我們自己的民樂的道路上是大有可為的。
       而且,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對咱們的民族音樂是有感情的。我承認西方的很多音樂很好聽,很有味道,但是,只有我們自己的音樂是我們可以切身實地感受和體味的,我們為什么不做我們最容易理解和掌握的領域呢?我們的音樂又不低人一等。我覺得這可能就是我的音樂風格形成的原因吧。

本文地址:http://www.tuexhb.tw/post/331.html
溫馨提示: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朝剛手風琴網對觀點贊同或支持。
版權聲明:本文為轉載文章,來源于 金杯樂器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

還沒有留言,還不快點搶沙發?